2.两味甜

楠有东风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日照小说网 www.rzlib.org,最快更新余生她最甜最新章节!

    “嗯,去哪里?”

    低沉的声音勾勒出浅浅的柔意。

    盛星河侧头,一双微显凌厉的凤眼带着些许柔情的望着副驾驶上的虞笙。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打着节奏。

    纤手托着下颚,头靠着车窗上,微微阖眼。虞笙闻言,呼出一口气,又伸手揉了揉太阳穴,轻声道:“喏……把我放在江畔小区就好了。”

    盛星河看虞笙一副倦怠的样子,也不再开口。只是看虞笙穿的单薄,两条细细的吊带又怎么遮得住胸前露出一大片春光。盛星河眸色微沉,伸手把车内的空调气温微微调高一点。便开动他那一辆私人路虎,去往江畔小区。

    盛星河静静的开车,虞笙倒是闲不住了。红唇微张,随意而悠闲的与盛星河搭话。

    “诶,盛星河。你高中和我同桌的时候不是说要去Q大,怎么一高考完就一个人去了国外。把我们都留在国内。”

    虞笙嘴角轻扬一个小小的弧度,似想起什么,又补充了一句道,“我那个时候还想找你出来玩着呢。”

    盛星河一顿,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几分,指节微微泛白。状似随意的应了一句:“那个时候家庭有点事情,就出国了。”

    然后喉结微动,又说了一句道:“怎么知道一回国,满中国都是你的新闻。我也想约你,可是也得考虑你虞大明星有没有时间。”

    盛星河微微垂眼,深沉的眸子中是不明的神色。语气微微带一些淡淡的调侃意味。

    虞笙睁大了一双明眸,偏头望向盛星河,薄唇轻启,微微露出洁白的贝齿。话中带着笑意道:“我是大明星?你这个金融大佬可就别说笑了。”

    手指不自觉的在手机暗黑的屏幕上轻轻滑动,虞笙眉眼弯弯,又道:“不过,现在的金融大佬盛星河在高中时候和我是同桌,还辅导过我学习这件事我还可以吹一年呢。”

    盛星河唇轻翘起一抹柔软的弧度,眼中星星点点的满是回忆。

    清冷的声线染上一星半点的怀念:“那个时候我真的天天为你操心。怎么知道你高二下学期就入娱乐圈了呢?”

    虞笙垂眸,嘴角轻抿,缓缓道:“人生太多出乎意料了啊。就像我也没有想到今天会突然遇到你。”

    然后又一副故作轻松的样子抬头,微微扬头,看向盛星河,眼角渲染的笑意不达眼底:“我上学时候还有一点点喜欢你呢,盛主席。”

    盛星河闻言,轻笑。心底却是一片清漪微荡。莫名的烦躁涌上心头,指节更加泛白。

    声音却是淡淡:“唔,你先闭目养神一会儿,到了小区我再叫你。”

    “嗯。”

    虞笙虽是应了,可是却也还没有依言闭目养神,而是睁着一双桃花眼望着车窗外车来车往的夜景。流光溢彩的霓虹灯照射在虞笙眉眼之间,多了一分神秘之味。

    虞笙指腹微微摩挲着下巴,心神微荡,微微出神。

    又回头看了看身旁正在开车的盛星河,虞笙眉微一挑,无端挑起一丝风流。眼角染上一抹淡粉,醉意已浮上几分。

    “诶,你今天为什么会在哪里啊?”

    虞笙嘴角带笑,醉态初显,两颊轻染醉人的桃粉色。一颦一笑皆风情。

    盛星河微一愣,随即很快调整过来,一副恣意的样子不在意的答道:“刚好有一个合同。我下午还顺便去看了一下你的毕业大戏呢。”

    然后喉结一动,顿了一瞬,又淡淡的说道:“你穿旗袍的样子很美。”

    虞笙笑的醉人,眉眼皆是酒意,就连笑中都带着淡淡桃味气泡酒的甜味,“那……谢谢啦。”

    盛星河手一拉挡板,稳稳的在小区路旁的停车位停好车。然后拉开车门,先行下车,绕过车,走向虞笙副驾驶的那一侧,微俯身,为虞笙拉开车门。还贴心的伸出手护住虞笙的头,生怕虞笙下车时不小心磕到车门。

    虞笙一撩秀发,对着盛星河眨了眨那一双含情桃花眼,一副卖乖的样子道:“好了,现在著名金融大佬盛星河载我回家这一件事我可以吹一年了。”

    盛星河唇角微勾,嘴角漾起笑意:“我的荣幸。”

    虞笙微微扬首看着盛星河,眼中溢着璀璨星河。轻笑说道:“怎么几年不见,你的嘴怎么那么甜。”

    然后佯作回忆的眨眨眼睛,道:“我可是记得以前我们两个同桌时,你可是天天怼我呢。”

    然后,抬手掩嘴灿笑,桃花眼弯成一轮明月,带着些许调侃意味的道:“你知道那个时候你在一中有个外号叫‘冷面摧花盛霸王’吗?”

    盛星河闻言,无奈的在嘴角勾勒出淡淡的弧度,伸手为勾住虞笙一缕贴着脸庞的细发,将那缕凌乱秀发别于虞笙耳后。带着笑意淡声道:“那是以前,我现在“养花”可还来不及呢。”

    虞笙眼中全然是淡淡的笑意,轻轻挑了挑一弯细眉,朝小区内扬了扬下巴,略带些亲昵道:“喏,我家就在那里。夜深了,就不请你去屋里坐啦!”然后随意而又带着些许她也未感知到的风情朝盛星河挥了挥手。

    盛星河微微颔首,嘴中轻声道:“我看你进去再走。”

    虞笙“噗嗤”一笑,笑靥璀璨夺目,用软软的音调道:“既然盛总那么关心我,那我也就先走啦!”然后又朝盛星河挥挥手,眉眼间皆是狡黠,“还有,今天谢谢你啦!”

    盛星河半倚在他的深黑色路虎上,望着虞笙渐渐远去的身影,心中一声声暗叹。手往兜里一摸,没有触到那熟悉的触感。

    呼……忘了,戒烟了。

    海蓝色的波西米亚吊带长裙在青石板的小道上扬起淡淡的光影涟漪。

    虞笙此时颇有些“童心未泯”的踩着自己的影子在青石板上漫步。头发在空气甩开小小俏皮的弧度。

    嘴角微抿,可是虞笙心里却是漾起淡淡的欣喜。

    唔……好久没有见过盛星河了……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别扭而又可爱。

    虞笙想即此,眉眼之间笑意越发浓烈。

    盛星河直到看见小区内的一盏灯亮起,虞笙娇俏的站在阳台兴高采烈的与他挥手。才略微心安,绕过车的这侧,走到驾驶座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骨节分明的手指划过手机屏幕,输入密码,打开手机,随即便发现微博铺天盖地的消息推送。

    盛星河眉轻皱,打开微博,眼角便马上盈满笑意。

    今天……真是一个好日子啊……

    打开通讯界面,灵活的输入那一串烂熟于心的数字,犹豫几许,最后还是拨打出去。

    “嘟……嘟……嘟……”

    每一声响铃都似一下猛烈撞击击打着盛星河的心房。

    “喂?”轻俏的嗓音微微带点疲倦。

    “是我,盛星河。”

    盛星河拿了一张面巾纸,认真擦着手心中不知何时沁出的密密麻麻的细汗。

    “唔,怎么了?”

    虞笙毫无形象的瘫倒在她的席梦思大床上,听到这个来着盛星河的电话和盛星河淡淡却又带一点清冷的声音。心中不知为何扬起一股浅浅的惊讶和出乎意料而又在意料之中的欣喜。

    “以后不要喝那么多酒。如果现在头还晕,去喝一些热茶。”盛星河见虞笙那边久久未出声,又追加了一句“嗯?”

    “好啦!”

    虞笙声线微微慵懒,却又带着一点撒娇的少女情怀的答道。

    盛星河握着电话,有些无措的舔舔有些干裂的唇角,纠结了一小会儿,微带不舍的道一句:“晚安,早点睡。”

    “晚安!”

    虞笙躺在床上踢掉高跟鞋,一手拿着手机,一手缓缓的揉着太阳穴。浅浅的呼出一口倦气,又轻轻道了一句:“好梦。”

    “嗯。”

    盛星河知道,虞笙的这一句“好梦”注定无法实现。谁叫她一出现,自己心中那一泓秋水早已被她搅乱,何谈好梦……

    喉间溢出一声低低的轻笑,盛星河微带笑意的轻摇头,开动路虎,疾驰而去。

    虞笙泡在浴缸里,片片烟红的玫瑰花瓣浮在水面上,轻烟从水中微微腾起,在虞笙的脸上,发丝上凝成一颗颗细小而晶莹水珠。

    桃花眼微阖,虞笙差点在微热的玫瑰花浴中浅睡过去。

    最近真的太累了,排练毕业大戏不说,还有《青鸟》的杀青拍摄。虞笙在A地和H地中来回赶,白天黑夜连轴转。

    不过,还是比较幸运的,至少依网上的言论来看,虞笙主演主导的毕业大戏《京门》还是很成功的。彻底打脸了某些人心中“虞笙只是一个花瓶罢了”的想法。不过,虞笙还在等待《青鸟》的上映。她,觉得,《青鸟》一定会火。

    虞笙微抿唇,桃花眼缓缓睁起,眼底微微溢出充血而产生的淡粉色,湿漉漉的水雾微微蒙起,多了一丝懵懂。

    呼,终于可以休息一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