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chapter 11

千钰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日照小说网 www.rzlib.org,最快更新老师,我错了!最新章节!

    纪承沣的话语掷地有声,“尚未刊登发表”、“抄袭”等字眼犹如一个个的耳光扇在年歌脸上,打得她傻眉楞眼。

    四目相对,楼道里霎时安静。

    好半晌,年歌才回过神:“哈?怎么可能?!你没刊登发表的论文,我要如何得到?”

    她震惊之余,心思又活络起来:“纪承沣,你这是污蔑!”

    女孩满是信誓旦旦,若非重合率高达百分之百,纪承沣简直要怀疑自己和她撞了脑电波。

    他扬了扬眉,没有再继续和年歌争辩,而是侧身经过她将门打开了。

    旋即,他对女孩说:“进来。”

    “干、干嘛?”男人沉静的模样让年歌有点害怕,“有什么事就在门口说,休想骗我进你家。”

    “呵,”纪承沣哂笑,“你不是说我污蔑吗,进来给你看证据。”

    ???

    年歌目送着男人的背影进屋,心下的底气已经开始外泄。

    她忽然发觉,自己是不是太信任学弟了,万一纪星言那朋友诓他呢?!

    但此刻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她都和纪承沣闹到这份上了,这门是不得不进。

    年歌换上鞋,一路跟着男人来到书房。

    纪承沣三两下调出几篇论文,又点开了她的作业,旋即——

    一片花花绿绿的五彩色条闯入年歌眼底,险些刺瞎她的双目。

    “这……是什么?”她无辜又茫然的望着男人道。

    纪承沣冷冷说:“这是你交的作业,色块是经对比和我论文所重合的部分。”

    年歌:……他还特意对比标注了?

    这根本就有备而来,就等着打她的脸吧?!

    见女孩不说话,纪承沣的声音又冷了一分:“你自己看看重复率。”

    年歌心肝儿一颤,机械地接过鼠标,滑动,论文直接化作彩虹。

    “怎么会这样……”她难以置信,不知道纪星言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错。

    因为,她就随便挑了一段和老师的对照,一字不差,完美临摹。

    女孩目前的表情,仍旧是被戳穿的震惊和懊悔,根本没有想象中的羞愧。

    纪承沣再也忍不住,直接开始对她处刑:“年歌,整篇论文除了名字和学号没有一个字是你写的,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上来信誓旦旦质问我的时候就没有想过被拆穿的后果吗?你是不是觉得大学生抄个论文根本就稀松平常,更何况只是个选修,你被抓住前是不是还特得意洋洋?”

    男人的语气越来越严厉,年歌被他训得哑口无言,只好抿紧双唇,红脸望着他。

    但纪承沣并没有因此而停下,语调愈发冷漠:“我不知道这些论文你从何而得,但你有没有想过,你剽窃我的论文若是被别人看中刊登发表而我不知情,那时抄袭者就成了我。”

    说着,他逼近年歌,居高临下质问她:“作为一个成年人,你有没有思考过这些可能出现的后果?”

    男人态度陡变,步步紧逼,年歌无话可说,往后跌了两步。

    “对、对不起……”大学论文敷衍成气,年歌真没想过后果可能会这样重,她支支吾吾的道,“纪、纪老师,如果我知道事情会这么严重,我肯定不会抄袭的。”

    忽然之间,羞愧的情绪从心底涌起,她慌乱之下就找起了借口:“我、我真的也不愿意抄袭,可是飞行器对于文科生来说真的太难了……”

    “呵。”纪承沣轻笑,立刻调出另一篇论文摆到她眼前,“这是你同班同学的论文,态度端正,内容详实,还有什么借口想找?年歌,承认自己的错误就那么难吗?”

    年歌斜眼看过去,是室友陈梦诗的,纪承沣给了满分。

    羞愧终于完全攻占了她的心,此时此刻,她恨不得脚下冒出个洞,好让她能立刻落到家里藏进被窝。

    真的,太丢脸了,简直人生之耻。

    这一刻,年歌终于感受到纪承沣老师的身份,他那样咄咄逼人,要她直面错误。

    可是,此刻气氛尴尬又紧张,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道歉。

    “老、老师!”年歌突然握起拳头,面色慌张,“我忽然想起灶台上还烧着水!”

    她并不觉得这是个好借口,可她真的没有脸面再待在男人面前了,她害怕再多待一秒自己会被他骂哭。

    于是她说着转身就跑:“老师真的真的很抱歉,我错了,但我先回家关个火!”

    眼看着女孩落荒而逃,连脱下的凉鞋都没穿走,纪承沣不禁摇头。

    他不确定她是否真的知错,只希望她以后再想抄袭,都能三思而行。

    *

    年歌灰溜溜到家之后,立刻瘫倒在床上,扯过被子蒙住了头。

    羞愧、委屈、沮丧等情绪一涌而出,几乎将她淹没,她只要想起纪承沣严厉的语气就忍不住有些难受。

    “啊啊啊啊啊啊!”

    “呜呜呜呜呜呜!”

    她后悔不已,边哀嚎边抬手捶床。

    这一刻,年歌甚至来不及去询问纪星言究竟是哪里出了错,满脑子都是自己要如何才能礼貌而不失颜面的道歉和解释。

    她心里知道抄袭不对,可大家都那样做,她也就没有顾及太多,谁会知道这个论文刚好就是纪承沣尚未发表的呢?

    纪承沣这个人真的太坏了,他算准了自己的性格,肯定早料到她会前去质问,所以就故意设圈套教训和羞辱自己。

    当然,她承认自己做错了该被罚,可男人的语气却显得她仿佛十恶不赦。

    年歌只觉得一口闷气堵在胸间抒发不得,而正是此时,陈梦诗发来了微信:

    【大梦一场:年年你查成绩了吗?别害怕了,快查阅吧!】

    【大梦一场:纪老师人真挺好的,居然给我打了满分,你也一定能通过的!】

    …………

    年歌想把手机砸了。

    纪承沣拿陈梦诗的论文来羞辱自己的画面历历在目,和学霸室友一比较,她愈发的感到无地自容。

    可转念一想,陈梦诗认真写作业又有什么错呢,她又不知道真相,只是单纯来关心自己而已。

    叹了叹气,她还是回复了对方:

    【year:别提了,我,59分,现在想自杀。】

    那端,陈梦诗相当震惊:

    【大梦一场:怎么会?纪老师不会故意卡学生吧,难道是你最后一堂课给他留了不好的印象?】

    年歌心想,她现在岂止是不好的印象,根本就是被拉入了黑名单。

    她心情极度消沉,正措辞要回复,陈梦诗又发消息来了:

    【大梦一场:抱抱我的年年!这门课是挺难的,为了安慰你受伤的心灵,我愿意早起为你抢一门影视鉴赏的选修课。】

    【大梦一场:我今天听说日语影视赏析通过率百分之百,不如你下学期换这门修吧?】

    陈梦诗总是这样,她虽然不擅长安慰人,却会在第一时间帮你思考解决办法。

    室友如此贴心,年歌的心里稍微好受了些,脑子也在逐渐恢复运转。

    既然怎样都得重修,选一门肯定能通过的当然最好,但是——

    年歌只要想到纪承沣方才严厉和失望的脸,心中就阵阵难受和不堪,她不想被他看不起,不想认输。

    而且,他刚才的质问,让她觉得自己欠了他一百万似的。

    年歌纠结地在床上翻滚两圈,最终,心里有了决断:

    【year:梦梦!本人,打不死的狙神宣布,我要重修纪承沣的课!】

    【year:梦梦,求发我选修抢课教程,哐哐磕头么么哒(づ ̄ 3 ̄)づ】

    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既然她抄袭被挂科被教训,那她就只有靠自己的实力拿下这个学分才能迈过这坎,才能从纪承沣的黑名单中除名。

    思及此,她忽的从床上蹦起来,打开衣柜,开始为自己的道歉计划而换装。

    十分钟后,年歌再度出现在纪承沣的门口。

    她握了握拳,轻轻叩响防盗门:“纪老师,我是年歌,请开下门,我是来负荆请罪的!”

    屋内,正欲登录steam的纪承沣指尖一顿,犹豫半瞬他最终还是出去开了门。

    但当女孩的身影映入眼帘的那刻,他就后悔了——

    只见这位女学生换了身极为熟悉的衣服:迷彩色头盔、黑色小马甲、灰色小短裙。

    这身装备让他想起绝地求生里面的二级头盔、二级防御甲,以及据说炒到三千块一条的小灰裙。

    纪承沣一时无言,用打量神经病的目光盯着女孩。

    这时,年歌双手托起98K模型枪,九十度弯腰道歉:“对不起纪老师,我不该走歪门邪道抄袭,您给打59分也是我罪有应得!刚才看见您的电脑上有steam的图标,所以我特意带上爆头神器来向您负荆请罪!”

    纪承沣:……

    不给男人回嘴的机会,年歌立刻又说:“纪老师,我是真的知道错了,差点就害你的原创论文泄露,简直罪该万死!为了向您证明我改正的决心,我决定下学期还选修您的课程,届时请纪老师监督!”

    ……

    纪承沣愣怔一瞬,直接嘭得关了门。

    他并不认为女孩这精心cos的道歉是诚心,只觉得她错得执迷不悟。

    屋外,吃了闭门羹的年歌却并不生气,她甚至微笑出声。

    因为她总算是鼓起勇气上门道歉,并且告诉了老师自己的决心,至于他不相信的问题,下个学期再用时间慢慢证明就好!

    于是——

    年歌临走前还举起手中的狙击|枪瞄准猫眼道:“纪老师,下学期您的课我一堂都不会缺席的,您就等着瞧吧!”

    *

    解决掉纪承沣这边的麻烦之后,年歌终于想起要去纪星言那刨根问底:

    【year:言言,在吗,有个问题想请问你!】

    【year:就你给我的论文,能告诉我你怎么弄到的吗?】

    纪星言没有如往常那样秒回,他似乎在忙什么事情,约莫二十分钟后他才回:

    【A大校草:学姐怎么突然问这个,是论文出了什么问题吗?】

    年歌思忖片刻后回:

    【year:没,就是写得太好了,老师夸得我脸红,想请你那位教授朋友吃个饭。】

    她没有将挂科和自己被训话的事告诉学弟,毕竟对方帮自己也是好意,那些事讲出来她总感觉带了丝质问的意味。

    万没料到纪星言会回复这样的内容:

    【A大校草:其实吧学姐,这论文是我偷偷拷贝老纪的,你带他玩这么久游戏已经算感谢了!】

    【A大校草:但作弊总归是不对的,学姐你也是情况紧急我才出此下策,所以你千万对老纪保密,他不知道!】

    …………?!

    老纪?!

    年歌使劲揉了揉眼睛,确定屏幕上是“老纪”两个字没错后,她还是难以置信地反问:

    【year:老纪?是叔叔的论文?!】

    纪星言给了她肯定的答案。

    !!!

    年歌可谓震惊得无以复加,直接在房里来回走动思考。

    “纪星言,纪承沣,老纪……”她喃喃自语,渐渐理清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原来,他们俩是兄弟啊!原来,人模狗样的纪老师、纪教授在游戏里是个菜鸡,还故意装老年人替自己挽尊啊!

    可就是这样满腹花花肠子的纪承沣,刚才还声色俱厉的教训她呢!

    思及此,年歌有些不服气。

    她眼珠忽溜转动,蓦地,唇畔勾起抹坏笑,旋即她蹬蹬跑到电脑边登录了steam客户端。

    纪老师诶,你揪住我的小尾巴差点把我骂哭,现在我揪住了你的第二条尾巴,怎么也该给您上上课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