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chapter 12

千钰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日照小说网 www.rzlib.org,最快更新老师,我错了!最新章节!

    年歌刚登录上steam客户端,纪承沣的ID就映入眼帘。

    不出所料,老师教训完她之后,就立刻美滋滋玩游戏去了。

    她轻啧一声,又进入YY语音频道,果然,纪承沣一早就等着自己上线呢。

    年歌眯眼坏笑,切小号重进频道,顺道给自己变了个萝莉音。

    估摸着男人正在游戏中不知道语音里多了个人,她清嗓后率先开始表演:“喂,姐姐姐姐,是你吗?”

    与此同时,游戏中,正等着弟弟弟妹的纪承沣一怔。

    耳边忽然灌入陌生的萝莉音,他下意识以为自己进错了YY频道,最后决定保持沉默。

    年歌自然不会因此而消停,她憋着笑再度开口:“你不是年年姐姐吗?难道……是言言哥哥?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歧视小学生TAT”

    她越说入戏越深,可怜巴巴的声音差点把自己都骗过去。

    纪承沣:……

    他现在明白了,这小姑娘或许是年年的妹妹。

    沉吟一瞬,纪承沣决定将变声功能关掉,毕竟这小奶音听着太幼稚,他无法想象小朋友追着自己叫爷爷的场面。

    “他们不在,你是年年的妹妹吗?”

    清朗温润的声音灌入年歌耳中,她蓦地一愣,那微弱的电流勾得她耳朵都微微发痒。

    这是她第一天上课,在课堂中听见的老师的声音。

    …………等等!

    年歌怔忪之后迅速反应了过来:男人竟是在听见萝莉音后立刻关掉了变声器吗???

    她仰头望向天花板,心道,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纪承沣哦!

    “诶,你不是言言哥哥呀?”年歌懵懂天真地问,“那哥哥你会吃鸡吗,可以带我吗?”

    小朋友话中满是期待,纪承沣顿了顿答:“我玩得不好,你还是等言言他们吧。”

    年歌立刻委屈巴巴:“嘤嘤嘤,哥哥还没开始玩就已经在嫌弃我了么……”

    纪承沣:“……”

    年歌不依不饶:“哥哥,年年姐姐也嫌我坑,总不带我玩,你教教我玩好不好?我可以给哥哥找装备,也可以担当哥哥的人肉四级甲噢!”

    小女孩可怜兮兮的,让纪承沣有种虐待儿童的错觉,心一软,他便答应了。

    随后,纪承沣的噩梦便开始了——

    第一局,正中心的航线,菜如纪承沣还带小学生,他决定开车去地图右上角最边缘的K城。

    尴尬的是,他落地脚下没车。

    小萝莉:“哥哥哥哥,我有车我来接你惹!”

    纪承沣心想,这位小朋友也没有那么菜啊,刚来就知道开车了。

    下一秒,

    小萝莉开着车直直朝他撞过来,恰好脚下是山坡,他飞了大概有二十米远吧。

    接着屏幕无情提示:“Kwayi驾车碾死了你(队友误伤)”。

    罪魁祸首年歌憋着笑道歉:“嗷对不起哥哥,我不知道怎么刹车QAQ”

    旋即她在纪承沣的指导之下,“学会”了停车,又在他耐心的指导下学会了搜索装备。

    最后,年歌等毒圈慢慢刷新坚持到最后一刻被毒死,还故意遗憾的说:“抱歉啊哥哥,这局光让你看我搜东西了。”

    纪承沣十分大度的回:“没关系,新手在所难免。”

    第二局,两人打野成功,小萝莉也学会了基本操作。

    他们打完野,眼看着就要进毒圈,却被前方一堆人在房子里死死卡住。

    纪承沣回忆了弟妹的操作,每当这时候她都会扔手|雷。

    他说:“贝贝,有手|雷吗,我们仍雷制裁他们。”

    小萝莉贝贝乐呵呵回答:“会会会,我还知道怎么拔安全栓呢!”

    纪承沣:“我数321我们一起——”

    轰!!!

    他话未落音,屏幕陡然一黑,正中又出现系统提示:

    “Kwayi用破片手榴弹炸死了你(队友误伤)”。

    ……

    ……

    空气凝固,连房子里的敌人都懵逼了,他们不明白这队人咋就开始互相残杀了呢?!

    纪承沣神色复杂,欲言又止:“贝贝,你……”

    某萝莉贝贝小心翼翼回:“对不起哥哥,我扔的雷被围墙反弹回来了,要不我自雷陪你吧!”

    纪承沣:“……算了,我来指挥你杀敌。”

    小萝莉学得很快,到第五局的时候,已经会驾车、能认装备和扔雷,她跃跃欲试想要使用枪械。

    于是,纪承沣带她到学校附近去打野,企图捡漏当回校霸。

    年歌笑弯眼萌哒哒说:“哇哥哥,我们终于见到人了,要冲吗?”

    纪承沣:“你听我指挥,让冲才冲。”

    小萝莉这回倒十分乖巧,指哪儿跑哪儿。

    纪承沣觉得自己教会了一个学生,嘴角露出欣慰的笑容:“贝贝,跟着我,冲房区了!”

    “好哦!”年歌勾唇,跟着他蹬蹬往楼上跑。

    然后——

    她举枪笃笃笃笃笃笃笃一通狂扫。

    “啊!哥哥我杀人了诶!”她在语音里兴奋卖萌,“诶豆,怎么死了三个,我们不是双人队么?”

    地上,化身为小盒子的纪承沣:“……因为,第三个人是我。”

    这之后,纪承沣便认命了。

    他终于明白了弟弟弟妹为何不带贝贝开黑,她根本就是个“小魔女”,每局都能让队友花样变盒子。

    七局之后,耐心如纪承沣也坚持不下去,他直接和小朋友道别:“贝贝,哥哥有事先下了。”

    年歌暗戳戳笑:“啊?为什么呀,我们玩得这么开心,这么晚了哥哥能有什么事,你该不会骗我吧?”

    此时,纪承沣也开始发挥自己的演技:“没骗你,哥哥得去批改作业了。”

    年歌撇嘴:“原来哥哥是伟大的人民教师喔。”

    “嗯,下了。”纪承沣显然怕了她了,讲完最后一句便迅速下线。

    “哈哈哈哈哈哈!”

    年歌想到纪承沣刚才无奈又克制的语气,忍不住放声大笑。

    待缓过劲后,她还特意调出了今晚开黑的回放视频品味,每当纪承沣花样被杀她都忍不住爆笑。

    忽然,一个点子击中年歌的大脑。

    她认为这视频和学弟开挂那期有异曲同工之妙,倘若也剪辑放上微博,应该能固粉。

    最近因为纪星言的事,她和平台闹得有些僵,这几天还被雪藏,若再不拿出点东西,粉丝就该把自己忘了。

    思及此,年歌便立刻开始了视频剪辑工作。

    这一弄就过了凌晨,为免如上次般煎熬等待,年歌没有第一时间发布。

    她定好翌日中午的闹钟,旋即美滋滋躺床上梦周公去了。

    然而,当年歌次日登录微博后,她却再也轻松不起来。

    她还没来得及发布纪承沣的视频,信箱就已经爆炸,无数人过来留评带节奏。

    点开前排任一微博,下面的评论都是这样的画风:

    ——挂比主播点赞了[狗头]

    ——我相信年哥没有开挂,带着纯萌新都能吃鸡,那13发子弹只打出1个弹孔还不手到擒来?

    ——超级瞄准已部署:-D

    ——大家别吵了,又没有石锤证明她开挂,我们年哥只是个宣传卖挂的小主播饿已。

    ……

    一夜之间,原本那些吐槽学弟开挂的人,突然调转矛头,开始指责起年歌。

    甚至,他们还给她按上了“宣扬外挂”的黑锅。

    年歌只觉得心惊,她没有立刻辩驳,而是迫使自己冷静然后去追本溯源。

    最后,她摸到了某电竞营销号那:

    @电竞八卦志:#挂一个公然宣传外挂的主播#

    [图片]

    短短一个话题,紧跟着是挂年歌的长微博图片。

    这位博主直接点名道姓,指责“主播年哥”靠挂发家,呼吁大家在哈哈哈哈之后也该清醒一点,仔细思考让这样的主播火起来的后果。

    他摆出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姿态之后,又在文章末尾贴出了年歌某局游戏的截图,那一局,她仅剩13发子弹解决掉敌人,堪称神勇。曾经,那是她神枪手称号的由来,而今却变成了她开挂的实锤。

    虽然在电竞圈提到开挂,人人恨不能诛之,但仅靠一个电竞营销号却也是无法带动节奏的。

    她点开这条微博,深扒之后发现许多同平台的主播都暗戳戳点赞了,而先前某些来找她洽谈跳槽事宜不成的平台也公开转发表态。

    年歌不是傻子,当即明了:

    有人要整她,并且很可能不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