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追风者

王小暑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日照小说网 www.rzlib.org,最快更新我就只想亲亲你最新章节!

    顾争抓着书包出了教学楼才想起来,自己把待会要给妹妹送去的琴谱忘在了课桌,于是又急匆匆回教室去拿。

    前前后后一耽搁,浪费了不少时间。

    所以等到她绕过小池塘,抄近路赶到知行楼后面的偏门,已经有两方人站在校门外的围墙处,好像对峙着,吵吵闹闹的。

    傍晚时分,日头偏斜得厉害,挂在围墙上的春藤在风里乱晃,蔷薇杂枝交缠着藤叶被照出橘色。

    男生们粗俗叫骂的声音打破平日的安宁,让僻静的偏门一下子变得喧嚣。

    隔着稀疏香樟,顾争老远就看到周骏那帮人嚣张的身影,以及在人群中显得有些势单力薄的江晨枫。

    “周骏!”顾争跨过校门口一丛低矮的月季,朝那边喊,“你们快走啊!老师来啦!”

    周骏被很多男生尊称大佬,在某些男生眼里,是个挺牛逼的大哥——家里开厂,狐朋狗友一堆,人还长得又高又壮,拳头揍人特疼。

    许多人都不敢惹周骏,但顾争却不怕他。

    不仅不怕,她还跟他干过架。

    “老师来了!”顾争步伐未停,一边喊着。

    “我日。”听到她的声音,周骏转头,眉头蹙着,看起来很不爽。

    “顾黄毛,你他妈别老用这一招了成不?你当老子是傻逼?”

    他的眼型有些三角,一皱眉,便让原本还算周正的脸凶相毕露。

    “谁让你欺负人了?我同意了么?”

    顾争喘一口气,拨开乱哄哄的男生群。

    还好还好,她的江晨枫目前看起来毫发无损。

    她把挂在臂弯的书包甩到肩上,抬着下巴掩在姜城风身前,望向周骏,“敢动一下我的人试试?”

    气势上一点不输,完全一副保护者的姿态。

    说完,她又回头安慰姜城风。“你别慌啊。这里我马上搞定~”

    可却见他仍旧斜倚着灰红的围墙,漠不关心地玩着手机,黑色外套敞开着,里面只着一件单薄的白T。

    “草泥马,‘你的人’?你男人真够多的啊。”周骏嘲笑一声,不退反进,“我们男人间的事你少管!”

    “以多欺少,算什么男人。”顾争又迅速转头,浅栗色的马尾在脑后晃啊晃。

    周骏身边一个人开始有点不耐烦,“这小白脸,刚转学过来就勾搭走了蔡心冉,狂得不行,能忍?”

    其他人也跟着附和,“不给点教训,他还真不知道谁才是九中真正的老大……”

    顾争在心里皱眉。

    蔡心冉,怎么又是这女的。

    正准备继续和周骏讨价还价,却没发觉不知什么时候,斜倚围墙的姜城风已经收起手机,从后边来到她身侧。

    “让开。”他开口,声音懒懒的。

    顾争没反应过来,站在原地一步未动。

    后知后觉循声向身边望去时,只看到他向她伸出手。

    修长的左手很快扣上她的右肩,随后在她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回应之时,便携着一股力道将她向斜前方甩去。

    那力道大得很。

    顾争踩着路砖踉跄了好几步,被刚刚赶到的陈好佳她们扶住,才没有难看地摔到地上。

    “给老子滚远点。”

    身后同时响起的,是他冷淡的声线。

    “……”

    顾争张大眼,脚步不稳地回头向他望去。

    让她,滚??

    “争争,别管那帮男生的破事了,你不是还要给你妹妹送东西去吗?”

    “争争争争,走走走去买奶茶!上个月就说好要请我们的……”

    身边的女生深知顾争的脾气,赶在她惹出麻烦前,赶紧拉着她往漩涡之外跑。

    顾争惊呆了,也气坏了。

    无名火气在胸中乱窜,她一边被人拉着走,一边还不忘向后边喊狠话,

    “江晨枫,我不救你了!你他妈就等着挨揍去吧!被揍进医院都关我屁事!”

    隔着衣服,她仍能感觉到残留在肩膀上,刚刚那阵被指节捏住的痛感。

    气死了,气死了。

    大半太阳沉入地平线。

    姜城风对顾争的话恍若未闻。

    他垂目看向周骏拽着他衣襟的双手,眼睛眯起。半暗的天色穿过树叶,给他冷峻的侧脸镀上些许橘紫色彩。

    顾争生气地不再去看——

    长得好看了不起啊?可去他妈的吧。

    男生粗拽的嗓音在她身后越来越远。

    “……谁给你的勇气让你小子这么屌?……”

    ……

    *

    远离了姜城风周骏的纷争,顾争和几个要好的女生在学校附近买了奶茶,随后便分道扬镳。

    她的脾气来得快去的也快。

    骑车去琴行教室给妹妹送琴谱的路上,火气就在渐渐平息;回到家打开冰箱端出剩菜时,似乎已经不怎么生气了。

    盯着微波炉里加热的盘子,她甚至隐隐为姜城风担心起来。

    江晨枫要是真挨打了怎么办。

    她神奇地陷入了一种复杂的情绪里——

    她还挺喜欢江晨枫那张脸的,要是被打得鼻歪脸斜变丑了,她不喜欢他了可怎么办?

    瞪了两秒微波炉,她撇掉了脑中这个想法。

    她想,那就让他道歉好了。只要他没被打残,能老实给她道歉,她就大度地既往不咎,继续罩着他喜欢他。

    顾争想通了,心里就轻松起来,当晚甚至放松得少做了两张数学卷。

    可是现实好像并不能如她所愿。

    ……

    第二天。

    清晨的露水还没褪去,为了抄作业,顾争提早到了学校。

    放好自行车走出车棚,她沿着鹅卵石道往教学楼去。

    走到教学楼前时,她碰到了陈好佳和梁月,一个高胖壮,一个矮瘦小。

    “月月~等等数学和物理作业借我抄抄~”顾争手欠地撸了把梁月的麻花辫。

    梁月早就习惯,不闪不躲,“哦。等到了教室我把卷子给你,抄的时候记得故意多抄错点答案。”

    说完她好奇地多问了句,“对了,你昨天不是要去跟那个新来的转学生表白么。后来怎样了?”

    梁月不知道放学后发生的事。

    另一旁的陈好佳抢着给她解释了遍,然后同样问顾争,“争争,你打算对姜城风怎么样啊?”

    “什么怎么样,当然是让他给我道歉。不知道他昨天有没有被周俊打进医院,要不然等他出院了再说好了。”

    “噫,你个小没良心,他被打进医院都不心疼?你确定你真的喜欢他?”

    陈好佳咬了口手里的饭包油条,跟顾争和梁月爬楼梯去教室。

    “我看她八成就只是看上了人家那张脸。”梁月一针见血。

    顾争扶着楼梯扶手,笑嘻嘻回头,

    “喜欢长得好看的男生有什么不对?谁叫帅哥都是别人班里的,不然我才不用这么费劲……”

    “诶,顾争,看路看路。”走在后面的梁月忽然提醒。

    “我看着呢啊。梁月,你干嘛用那种眼神看我,是不是不想借作业给我抄了?”

    “争争啊……你背后,那个……”陈好佳也停下脚步。

    不用陈好佳把话说全,边回头边上楼梯的顾争,已经撞上了身后人,鼻间一股清淡的薄荷味。

    “我靠,好痛。”轻呼一声,她拧着眉终于转正脑袋。

    她的后脑勺撞到了那人的手肘,特别疼。

    “欸你他吗走路能不能注意点——”

    话没说完,顾争就卡壳了,呆呆看着眼前人。

    江、江晨枫。

    姜城风站在两层台阶之上,单肩背着黑色书包。

    他回头向她望下来,眉头微敛,看起来似乎不太愉快。

    “到底谁,走路不注意?”反问的声音冷冷的。

    “你居然没被打残……”顾争脱口而出。

    眼前之人眉头皱得更深了些。

    “欸不是,”意识到失言,顾争迅速改口,笑着说,“江同学,昨天周骏那个傻逼没把你怎么样吧?”

    他确实没怎么受伤。手腿无恙,只有嘴角青紫了一小块,左脸颊多了两道不长不短的伤痕。

    看起来反倒比之前更加英气。

    姜城风懒得搭理她,转身要走。

    “啊等等,你还没给我道歉。昨天你推我来着。”顾争手快地抓上他书包的一根带子。

    “我认识你?”回头居高临下看一眼她的浅色头发,姜城风开始不耐烦。

    “以后就认识——”顾争话没说完,从后边又窜出来几个人高马大的男生。

    “姜同学!”

    “姜神!”

    男生们拍上姜城风肩膀,与他勾肩搭背,看起来关系很好。

    顾争目瞪口呆。

    眼看着他们要走,她忙扯了扯他那根书包带,仍不放弃,“江晨枫,昨天我要去救你的,你不道谢居然还推我。快点道歉啊。”

    一听这话,男生们面上表情微妙起来,姜城风也扯着嘴角似笑非笑。

    “救我?”他从她手中拉回带子,心不在焉抬眼,“傻……”

    目光却不经意和她固执的双眼对上。

    “……”他下意识止住口,硬生生把后半个脏字咽了回去,不再多话。

    ……

    “争争,他刚刚是不是想骂你傻B?”等男生们走远,梁月才出声问。

    “肯定是啊。”陈好佳又啃了口早饭,“但是我感觉这样的男生比书呆子更帅诶。”

    顾争没说话。她再次被姜城风气到了——他又骂她!

    眼前正好走过一个昨天参与打架的男生,她抓住男生,问,“周骏呢?”

    那路人男生见是顾争,犹豫了一下,四处望望,才小声对她说,“那个,周骏去医院了。可能过两天才能来上课……”

    顾争:“……”

    陈好佳:“……”

    梁月:“……”

    敢情进医院的不是江晨枫,而是周俊?

    顾争一言难尽,“不会是被江晨枫揍的吧?你们那么多人打不过他一个?”

    “周骏没一会就被他打趴了。他太恐怖了,没人敢上。”

    他实在不想回想,昨天周骏跪在地上叫姜城风爸爸的怂样……

    顾争皱眉。

    怎么事情会这样……居然……

    *

    到了高一六班的教室,距离早读还有几分钟。

    顾争胡乱抄了点梁月的答案就把卷子交了上去。

    “争争,那你还追不追姜男神了?”陈好佳座位和顾争离得近,隔着一条过道。她向后歪着身子凑过来,在稀稀拉拉的早读声里,冒着风险问顾争。

    “追。”顾争同样向斜前歪着身子,“妈的,不追到手,我这口气能消得下去?”

    “那你要怎么追?”

    “……”

    熬过头两节课,是做课间操的时间。

    顾争从来不去,所以她趁着这个时间跋山涉水去了五楼最东边的十五班教室,守着。

    广播体操的音乐回荡在整个校园。

    百无聊赖地在十五班走廊窗台上趴了会,顾争终于等来了回教室的大部队。其他同学奇异地看着她,她也不以为意。

    她看到脸上带伤的姜城风走向教室,正要上前,此时却忽然有了个新想法。

    顾争从兜里摸出一包用了一半的纸巾,然后随手叫住个坐在窗边的人。

    “同学,借个笔。”

    蓝黑色的墨水字迹在洁白的纸巾上洇染开。

    “同学,帮我把这个给江晨枫,他受伤了,给他擦擦。谢谢啊。”

    于是姜城风便莫名其妙地被人递来一包用过的纸巾,最上头一张还写着字。

    他靠在椅背上,抖开那张写字的纸巾,瞟一眼。

    “操。”

    却忍不住低声骂了句。

    不是因为纸上意外灵秀的笔迹,也不是因为那两行如同健身游泳小广告一般语句,而是因为,他的名字被写错了。

    被那个黄头发的女生。

    姜城风三个字,一个都没对。

    纸上写着——

    “江晨枫同学你好

    六班顾争,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