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落汤猫

王小暑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日照小说网 www.rzlib.org,最快更新我就只想亲亲你最新章节!

    陈好佳和梁月一左一右扶着顾争。

    陈好佳揽着她的肩膀,又惊又唠叨,老母亲一样,“……争争,别说了……你个没良心的死鬼,要吓死我们啊!还好还好……”

    梁月冷静地拿出纸巾,擦拭顾争的额头眼睛,“争争,还行么?”

    手中动作不停,目光却有些复杂地看一眼近处的姜城风。

    姜城风单手撑在膝盖,弯身定定地俯看顾争,眉头紧锁。

    顾争呆愣了一会,终于从头昏眼黑中恢复清明,停止了胡言乱语。

    视线慢慢聚焦,随后便对上了那双幽深的眼睛,近在咫尺。

    从没距离这双眼这么近过,黑色的双瞳中都倒映出了自己的影子,呼吸间都能感觉到他的微凉气息。

    缓慢地扇动两下睫毛,顾争把目光从姜城风脸上移开。

    “我想喝水……”

    她动了动唇,声音又细又弱。

    澄澈的青空游着浮云,阳光把前方主席台的影子拉长,在头顶遮来一片阴凉。

    接着顾争的眼前出现了一瓶浅蓝色的矿泉水,骨节分明的白皙大手正握着它。

    她瞟了眼矿泉水,却不接过,反而扭头转向刚刚地上那瓶饮料——蓝绿色的包装,瓶身冒着清凉水珠。

    “佳佳……我要喝那个。”她对着饮料说道,眼里满是渴望。

    刚刚在倒立的时候,这瓶饮料就一直在旁边,诱惑着喉咙干涩的她。

    她特别想喝这瓶饮料。

    莫名地特别想,特别想。

    陈好佳看看地上那瓶饮料,看看姜城风手上那瓶矿泉水,有点犹豫。

    姜神在向顾争抛橄榄枝诶!但……

    再望一眼姜城风的脸色,陈好佳便彻底打消了去帮顾争拿地上饮料的念头。

    她胆子小,平时只觉得姜城风人冷冷淡淡的很帅,可离得近了,见到他此刻锋利的眼神,心底竟生出一点害怕。

    “佳佳——月月——”顾争体力渐渐回复,拖长了声调。

    “谁让你挑三拣四了?”

    没等她嚎完,冰凉的触感就碰上脸颊,伴随着姜城风不耐烦的声音。

    顾争转动眼珠,看到了淡蓝色的矿泉水瓶,摇晃着清澈的纯水,舒缓着脸上的火热。再转动眼珠,看到了姜城风抬着手将水贴在她脸颊,姿态不容拒绝。

    “我就要喝那个。”但皱皱鼻子,顾争同样坚持着。

    没人回应。

    她不快地咬了下唇,伸手推开贴在面庞边的矿泉水,摇摇晃晃起身,准备亲自动手,去拿那瓶心心念念的蓝绿色饮料。

    见顾争不领情,姜城风干脆直起身,不由分说将矿泉水塞到她手里。指尖擦过她的手背,一片柔软细滑的皮肤。

    然后他转身走动两步,捞起放在地上的那瓶饮料,就要离开。

    “喂,你别拿了就走啊。还给我。”

    顾争刚站起来,腿脚还不利索,眼睁睁看着姜城风把它夺走。

    几步之外,姜城风转身,随手对她摇了摇手中饮料。

    “拿我的跟你换。”

    “我不要,明明那是别人给我的。快点还回来,我倒立都要热死了……”边抱怨边向他走去。

    看她一副蔫枯的模样,姜城风本不想再数落下去,谁知她比想象中还要倔。

    “自己脑子有病,非要在这种天做蠢事,怪谁?”他忍不住奚落,眼尾捎着不悦。

    顾争停了脚步,有点生气。

    “我脑子没病。而且早就和人说好的,这学期没追到你我就当众在操场倒立。要说到做到。”

    姜城风哂笑,“说到做到?别人让你去表演裸奔,你也说到做到?”

    “……”

    顾争张张口,一时反驳不出话。

    汗水把她细软的发丝粘连在一起,贴在额角,她脸蛋上残留着充血过的薄红,纤细的脖子锁骨间也蒙着薄汗。

    他淡了笑意,不再去看她。

    周骏傻乎乎地愣了半天,终于收了扑克牌从主席台上跳下来,“操老子当初怎么就没想到让你去裸奔呢!顾黄毛,你别他妈再瞎几把作了。”

    姜城风此时已经再次转头,往回走去。

    天气炎热,暴晒的太阳让人心情烦躁。

    蝉声闷在熏风中,青草没过球鞋。

    “姜城风。”顾争回过神,努力跟上他,“那我刚刚说的。”

    “你刚刚说的。”他停下步伐,并未回头。

    “不喜欢你了。你都听到了么?”刚刚她倒下时的胡言乱语,他都听到了吧。

    “嗯。”他简单回了个音节。

    随后不再留恋地迈步向前,像在划一条泾渭分明的道路。

    他不喜欢她,她也不喜欢他。

    那从此以后,他们之间就界线分明,毫不相干了。

    ……

    放学后的校园越来越空荡沉寂,几乎没人留意热闹过后的小小插曲。

    姜城风目光沉敛地看着前路,脑中却浮出方才见到的顾争的样子——

    单薄的白色T恤,隐约勾勒着胸衣的痕迹。衣角由于倒立,凌乱地挂在腰间。腰肢上小块皮肤,光洁柔和。

    他弯起手指,指尖轻轻勾了勾自己手心,有些口干舌燥。

    手中是闻啸送给她的饮料,他垂目看一眼,便皱眉将它拧开,放到嘴边灌了一口。

    *

    落地电扇摆在客厅沙发边,老旧的风扇叶片不知疲倦地转动,散走一室的炎热。

    顾争瘫在沙发,颠倒着脑袋,看着前面的电视。

    “……今年曼城中学升学再创佳绩,仅有三十二位高三学生参加高考……

    ……今日,曼城中学校方对外公布了今年高三学生的升学情况。学校本部四百多名学生,共有二百七十多名被H大,Y大,O大,C大等大学在内的世界一流名校录取,同时一百多名学生被保送国内知名学府,只有三十二人参加高考,并全部取得优异高分……”

    电视机里,播音员播报着一则显眼的新闻。

    “真好啊……学霸高中。”顾争对着电视懒洋洋感叹一声,咬了口手边的西瓜。

    姜城风,本来也在那样的高中读书啊。

    他本来,也该和新闻上播报的那些人一样,有个光明的前途,她遥不可及的未来……

    三伏的天,热得人一点都不想动弹。

    不想外出,不想学习,不想干家务。

    除了照顾妹妹,顾争已经游手好闲地瘫了好两个礼拜。

    暑假么,就该这么过嘛。

    “姐,姐姐。吃,吃完饭要多动一动,躺,躺着不好。”

    妹妹顾小舞路过电视,也在一旁静静地看完了这则新闻。

    “哦。我知道知道。”顾争懒懒扭正脑袋,在沙发上换了个姿势。

    “小舞。你说,曼中那群人,真的和我活在同一个世界吗,我总感觉像是平行空间里的事情……”她前倾身子,把吃剩的瓜皮扔进玻璃盘,又拿了块新西瓜。

    顾小舞抱着琴谱靠着顾争坐下来,歪头想了想,

    “嗯,在,在啊。如,如果姐姐你用功学习,肯,肯定也可以考上很好的大学,然后,然后,以后……”

    “噫,我?哈哈哈哈哈,还是饶了我吧。”顾争把西瓜递到顾小舞手边。

    “我就算了,还是你,好好念书知道吗?要是有男生骚扰你女生欺负你,一定要回家告状,姐姐帮你去揍他们!”

    她看着顾小舞圆溜溜的眼睛,说得认真。

    顾小舞专注听话地点了点头,乐得顾争用干净的手刮了刮她鼻子。

    “嘿嘿。我们家小舞真好……”

    顾小舞也傻兮兮地跟着笑起来,显出左脸颊一个很浅的单边酒窝。

    顾小舞生得漂亮,大眼睛乌黑玲珑,皮肤白皙冷峻,而且学习又好,在这座城市中最好的中学之一——市一中念初一。

    顾争最宝贝这个总是黏着她的妹妹。她是她们家的骄傲。

    虽然这个妹妹有个最遗憾的缺陷——

    她是个话都说不利索的小结巴。

    可那又怎样?

    小舞能被抱回这个家,就是件最幸运的事。

    姐妹两个黏糊完,也差不多到了顾小舞每天午后固定练琴的时间。顾争关掉电视准备挪地方。

    “姐,姐姐。”顾小舞忽然叫住她。

    “啊?”

    “我,我……”顾小舞欲言又止,声音越来越弱,“学,学校……”

    “真有人在学校里欺负你?哪个这么胆大包天?!”顾争皱眉。

    “不,不是,下,下学期,我不想住在学校……”

    “为什么?不可以的。”顾争想也没想就不同意。

    下学期小舞升初二,学习越来越紧,学校规定,没有特殊情况,大部分学生都要住校。

    顾争觉得,一中离家里这么远,小舞本来就不适合走读,而且学校的住宿条件也很好。除了住宿费有点高,一切都很好。

    “噢……”顾小舞失落地轻声回了句。

    *

    很快顾争就把上次顾小舞提的事给忘了。

    暑假,两个人的妈妈外出上班,家里只留了顾争和小舞,她便负责着照看妹妹的大任。

    每周三,顾小舞都要背着小提琴,去培训行跟老师学琴。顾争有时会接送妹妹,但最近天热,她也有点懈怠。

    不过这个周三下雨了。

    顾争午睡时被突如其来的雨声吵醒,看了眼窗外,走出房间才想起小舞今天没带伞。

    于是她便去给妹妹送伞。

    然而到了熟悉的琴行,给小舞送伞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

    她发现小舞没去上课。

    而且已经连续好几节课都没去了。

    顾争不可置信。

    小舞从小乖巧,从没干过这种荒唐事。不可能的……

    她手心发冷。

    但要是有什么隐情呢?小舞遇到了坏人呢?

    她呼吸都不顺畅了,捏着手指转身离开琴行。

    雨水浸湿空气,蒙蒙雨雾冲上她的眼睛。

    城市这么大,该去哪里找她妹妹?

    顾争望一眼铅灰色的天,落下目光,却发现,琴行隔壁的书店里,坐着个白净乖巧的小女孩,正安安静静地在看书。

    正是她妹妹。看起来没事人似的。

    游窜的怒火很快取代了先前的焦虑,顾争冲进书店,直接将折叠雨伞重重砸在了妹妹身上。

    长这么大,顾争头一次和小舞吵架。

    吵完后就火气冲冲的离开了书店,连伞都忘了拿。

    天上阴云密布,暴雨如注,雨水洗刷着城市每一个角落。

    顾争淋着雨,揣着兜里仅剩的几个硬币,慢吞吞拖着脚步往公交车站走。

    起伏不定的胸口渐渐被雨浇得平息,她想着妹妹惊慌的脸,不清楚自己做的是对是错。

    走过窄巷,顾争途经了一个雨天还在卖艺的流浪汉,站在奶茶店前的遮棚下,用破旧小提琴拉她熟悉的《查尔达斯》。

    她摸了摸裤子口袋,将最后几枚硬币全都扔到了卖艺人前边的破碗里。

    然后继续在雨里前行。

    雨天,往来车辆行驶得慢,却骤然快速开过一辆黑色SUV,嚣张地溅了她半身水。

    顾争为了妹妹的事心不在焉,不在意那些水渍。

    也根本没注意到,黑色SUV开过后又退了回来,缓缓滑到她身侧。

    车窗向下移开,露出驾驶座上男生白皙冷峻的脸庞。

    “顾争。上车。”

    姜城风说。